清明已至,再次想起表哥,人已过世二十多年。

时光在前行,岁月在消逝,残酷地研碾着那过往的画面。晚辈们已经将你忘却,或不在提及;可我却不能-因为你是我的亲人,这段悲痛的记忆将长久地驻扎在我的心中,直到我也逝去… 

微风拂过原野,没有留下任何踪影,过了许久,在那枯黄的地面上就会出现生机;秃赤的槐树上,鸟开始筑巢,不用太长时间就会有茂密的树叶为它庇护;自然界万物复苏,而你却永远沉睡了;破茧而出的是蝶,流水潺潺的是溪,闪耀着永恒光芒的星辰是逝者的英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生命的长短难以定数,就像那飘忽不定的烛光;我知道它将燃烬,却不知道怎样使它垂青;不朽的是思想而不是生命,然而记忆在人有生之年却是不朽的。回望那些过往,就能感受到你的存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瞻望未来,回首过去:世界还能存在多久?在这有限的轮回里,六道相互交织影响;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中,说不定我就能找到你;不过那时我们就应该互换角色了——因为我已逝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亡者该生,生者该亡”,我很难选其一对你加以定论,正所谓天意不可违,神者诚难明。仰望广袤无垠的蓝天,我终知她是伟大的。

 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在酝酿着一个故事,在他走后,人们才发现了它,并将它述于后辈,令之永世铭记--这就是一生;如果是这样,那伟大的蓝天则包容了亿万个这样的故事;这些永恒的故事就成为了我们今天精神的中流砥柱,我为你能在其中而倍感欣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时光是永无尽头的直线,而一个人的岁月只是一条线段。超越时光,穿梭于岁月之间,在两者交汇的尽头,就是初生与死亡;岁月臣服于时光,因为它是有限的,消亡再所难免。留下的点点滴滴虽不能汇成江河,却可以滋润干涸死去的心,只要有心,就能继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安息吧,英灵!星换月移,风生水起,都难以逃避命运的追逐。我愿献上我最深切的怀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