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《欢乐颂》里樊胜美的那几句哭诉,一直在我脑海里“我31了,我都这么大了,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我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当人祸给我当头一棒,瞬间失去所有,巨额的贷款压的我喘不过气的时候。才真正明白。成年人的安稳、安全感、幸福感完全源于自己的账户余额……

28岁负债130万,我一个平平淡淡的女孩子。怎么就负债130万了……

我出生在一个二线城市的山沟沟里,小时候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的只剩下几个片段。

只记得从小时候亲戚邻居就夸我是个特别听话、特别老实的小孩。

只记得爸爸妈妈经常吵架,我和姐姐经常莫名其妙挨打。

只记得妈妈有甲状腺亢进,我要特别特别懂事会看脸色,不能惹妈妈生气。

只记得上小学那会儿特别傻,学习也极差,小学二年级就被留堂写作业和同村的另外一个小男孩,他倒数第一,我倒数第二。

…………

后来初中毕业,去读了职业学校,读五年毕业拿大专毕业证。上专业课的那几年好像突然开窍了,觉得再不好好读书,以后不能养活自己。于是发奋图强。好在专业课不需要太多文化课知识底子,所以在整个专业学习过程中,成绩都还不错。

实习那年,全国各地的就业单位去学校招人,我的意向是去北京或者天津这样的北方城市,离家也不算太远。某日,上海的一家单位来学校招生,同桌让我陪她去考试,看看考题难不难。挨不住她的哼哼唧唧,就答应陪她去看看。不成想竟被录取。就这样,计划好的北上变成了南下,2012年6月22日,我们一行12个人,来到上海。这个繁华的让我觉得与他格格不入、局促不安的地方。

在这里奋斗的第七个年头了,经历过五个人挤在一间不足五平米的出租屋、三五个姐妹的闺蜜深情、与他甜甜的又酸酸的恋爱、……等等一切的五味杂陈。

时间的洪流推着我不断的向前,生命里的人来了又走。

去年年底,攒够了首付,在上海的周边买了自己一直梦想拥有的房子。74坪的小窝,贷款六十多万。虽然依旧没什么归属感。但是这是我能力的体现。我在努力一步一步的缩小和这个城市的差距感。

搬家那天,上海刮台风、朋友上班、男友出差。我一个人,收拾了十四个箱子,一边收拾一边感慨,初来上海我就只有一个行李箱的家当而已……来不及过多的感慨,叫了货拉拉。我一个人完成了又一次搬家。

本以为我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启了,入住新家第三周,与男友争吵后分手,具体什么原因我已经记不清了。那次争吵应该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,看似不经意的离开其实是蓄谋已久吧。

相对于第一次失恋,这次的好像并没有让我特别痛苦。可能一开始就不爱,可能彼此都是非常理性的条件交换。价值不对等了就分了,也没什么不好接受。

28岁在农村老家已属大龄晚婚,父母多次的催促加上失恋……让我觉得我好像耗不起了。抱着这样的心情,我掉进了骗子精心设计的骗局“杀猪盘”。没脑子的我在一个月内被诈骗六十多万。全部都是网贷小贷。人生崩塌。仅一夜之间……

至此,我一个平平淡淡的女孩子,背上130多万的负债……

无数次的问自己,为什么是我,为什么会这样。我享过别人的没享过的福吗?或者我作了什么恶吗?为什么是我。为什么是我。

想想自己渐渐老去的父母,昨天与妈妈通电话,我还在反复和她讲,保重好身体,等我。一定要等我……

想想自己逝去的大好年华和即将到来的30岁。我能笑笑说无所谓感恩经历吗?我不能!

21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就要走了,我这十年到最后潦草的收不了尾。不禁要骂自己,愚不可及,愚蠢至极。

人间失格,失格于人间。我还有什么……